? 第六百四十五章 各方的算计-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六百四十五章 各方的算计

c2017-4-24 23:17:52Ctrl+D 收藏本站

  白雪山眼睛放着异彩,握着白狼的手,哈哈大笑:“不错不错!”

  “首先就是市武zhuang部掌舵者萧杰,他是新上位的,和我们小刀会关系不错,而最重要的一点,他是燕家的人!相信有燕家少爷在背后支持,他应该能争取得到!”

  不错!白雪山寻思着,萧杰是燕家秘密布置的一个重量级棋子,别看他职位不大,但却是一个实权派,在关键的时候,说不定真能帮得上手!所以,这个人无论如何一定得争取到!

  “这样一来,我们的胜算就又大了一分,但是大哥,我们也不得太乐观,毕竟陈家小子叶家小子实力摆在那里,虽然我们会人多势众,但是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我们最好还是能联合一两个大家族或者势力一起对他们动手,方可万全!”白狼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这个人果然可怕!在局势对自己大有好转的情况之下,居然还能不骄不燥,是个做大事的料!幸好他是自己白家的人,不然真的担心会不会有一天,自己被这小子给算计了都不知道。

  白狼和白雪山的关系,在会里极少有人知道。

  “那你觉得我们还要联合哪些人比较合适?”

  白狼没有发现白雪山在这一瞬间的心思,继续侃侃而谈道:“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被陈宇修理过的夏家和孙家,对叶家有仇的灭叶组织,还有与叶凡有仇的南宫一郎,我们都可以拉拢!”

  “夏家和孙家,还有灭叶组织,我们可以联系,但是南宫一郎就算了,他毕竟是青帮的人。”白雪山淡淡地道。

  这些年来,青帮一直都在在惦记着燕京这块肥肉,无时无刻不想着分一块蛋糕,都被有着燕家支持的白雪山无情有给打击了,在这个世骨眼上,要白雪山放下姿态,求南宫问天,他自认为做不到。

  而且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有这么多人同时对那两个小子动手,他们再厉害,也终究只是两个人,而自己这边,无论是人力物力,还是人才方面,都胜他们不止一筹,再加上有白狼精心布局,自己何悉大事不成?

  因此当狼提出要和青帮联手时,白雪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白狼也没有强求,他也知道会和青帮这些年的恩怨,要彼此都放下成见,是不现实的,而且他也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是天衣无缝了,再仔细想了一遍,还是觉得无懈可击,于是双和白雪山密谈了许久……

  他们具体谈了什么,没人知道,只不过,他们三个人出来之后,秃鹰就点齐了人手,杀向青道口而去,而火狐和白狼各向着一个方向而去了,去向不明……

  燕家庄园,一处清雅凉亭之上,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正椅拦垂钓,一杆鱼竿从凉亭垂下了凉亭下的湖中,老者正盯着那发白的鱼漂出神。

  而老者的身后,却是站着一个青年,他也拿着一杆鱼竿,却只是草草地随便丢入水中,自水中溅起一朵水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那一眼。显然这并不喜欢钓鱼。

  老者微微皱了下眉,转头道:“无缺,你不喜欢钓鱼可以不用来陪我。”

  燕无缺连忙笑道:“爷爷,钓鱼可以增长人的养性功夫,我正在练习呢!”

  燕孝悌别过头去,专注地盯着手底下的白色鱼漂,前天和刘士奇呆了两天,就喜欢上了钓鱼,正如无缺所说,钓鱼可以增长人的养性功夫,可是他又真正能懂得其中的含义么?

  是的,燕家也隐忍了多年,不正如这垂钓之人吗?而叶家和陈家,就是那湖底下的大鱼,只是自己能把他们钓得上来吗?

  白雪山就是鱼饵,至于鱼儿上不上钩,那就要看叶家小子和陈家小子禁不禁受得住诱惑了。

  他们是两条凶猛的鱼,只不过,再厉害的鱼终究也只是鱼。钓上来,也只能给人来当下洒菜,自己钓了这么多年的鱼,也应该收起鱼钩了。

  “爷爷,你说这次燕京会变天么?”燕无缺见爷爷只是盯着湖中,久久不语,不由得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燕孝悌叹了口气,自己这孙子,养气的功夫终究是差了一点火候,在叶家的陈家小子辈中,自己的孙子完全不会输于他们任何一个人,只是无缺太过于追求完美,什么事都尽可能要做到细致,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事,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十全十美呢?

  “无缺啊,爷爷老了,也没多少个活头了,燕家的这副重担,将来还是要落到你们这些人的肩头。在这里,爷爷有句话要跟你说,遇事先不要下结论,凡事多推敲,但是当你决定了的时候,就要以雷霆手段去做,打敌人一个撒旦手不及,让他没有余力来还击,要把他打疼、打残!”说这话的时候,燕孝悌霸气外露,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个金戈铁马的年代。

  燕无缺细细品味着爷爷的话,眉头皱得紧紧的,这次的行动他也想过很多次,可是始终没有想出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地方,利用白雪山和陈家小子叶家小子相斗,使得燕京局势大乱,在叶家陈家最后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他们燕家再出来,到时候,整个燕京的势力都得重新洗牌,而他们燕家,将是最大的赢家!

  退一万步讲,就算最后,白雪山没有成功,那肯定也会把整个燕京搞得满城风雨,到时候,恐怕是有些人想不站出来说话都不行,而最最重要的是,要换届了!

  趁着这次机会,将军~方势力重新划分,一点一点蚕食叶家在军~方的影响,这就是燕无缺的计划!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

  该出手时就出手!燕无缺忽然明白了爷爷的话,他认真地道:“爷爷,我明白了!”

  燕孝悌很满意自己的孙子的表现,有些事,只能去做,不能去说,而有些话,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所谓点到即止,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时候,鱼漂突然一阵抖动,燕孝悌心中大喜,鱼儿到底还是上钩了,遂大叫一声:“起!”

  而此时,青帮的南宫问天,正端着一杯浓茶细细地品着,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地火爆的美女,尤其是那一对攀天的高峰,是许多男人穷其一生都无法攀登上去的。

  而如果叶凡在场的话,他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女人,不正是温情酒吧的老板娘苗柔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