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五十七章 无道无敌-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六百五十七章 无道无敌

c2017-4-24 23:18:29Ctrl+D 收藏本站

  他后面的小弟就不干了,气冲冲地道:“你算个球啊,敢拦我家二爷的去路,想找死不成?”

  胖子却是嘿嘿一笑,露出了森森白牙。

  叶守义忽然心中一惊,对着手下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来,传说这几天有个胖子大闹燕京,就连孙家和夏家那两个不世出的顽因也被他狠狠地修理了,但是人家愣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莫非就是眼前的这个胖子?

  “你是陈家胖子?”叶守义惊诧地道、

  “嘿嘿,正是胖爷我。”胖子显然对他的威名在外表示很满意。

  叶守义略微胆寒地看了一旁的叶凡一眼,既然胖子在这里,那这个想必就是那个叶家的弃子,曾经的龙牙了,别看他今天带的人多,但要是真动起手来,还真不够这些人塞牙缝的,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更狠的。

  好在,今天自己也不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些小子身上,他自己的目的至少是达到了,他就是要和叶守信一起去见见这个叶家的天才,好随机应变。

  于是叶守义很配合地跟着叶凡和胖子来到了那二层小楼的楼下。

  当然,叶守信,叶倾城和司空也紧跟其后。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通报一声。”叶凡说完之后就进入了小楼里。

  胖子抽出了雪茄丢了一根给叶倾城,自己也叼了一根,其他人,他看也不看。

  其它这些人对叶凡的表现并没有什么,但是叶宁义心里就大为不满了,想他也是叶家堂堂的二当家的,在燕京多少人巴结他他看都不看一眼,现在居然被这个小毛头冷落在外,这一口气,以后一定得找机会报回来!

  不一会儿,叶凡就回来了,他对着司空恭敬地道:“司空旅长,老头子请您进去。”

  司空一抱拳,就往里面走去,叶守信叶守义叶倾城三人紧随其后。

  却是被叶凡给拦住了下来,“几位还是留步吧,老头子发话了他不想见叶家的人。”

  叶守信满脸错愕,一时之间感觉好不尴尬,自己好歹也算是叶家这玳中大有可为的人物,就算在整个燕京剁剁脚也是要摇一摇的人,没想到千里迢迢赶来,居然连人家的面都没有见到,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不过,这个人凭什么给你面子?论资历,自己是他的晚辈,论手段,自己差他十万八千里,论势力,当年他可是在燕京横着走都没人敢拦的人物,而论影响力……还是算了吧……

  叶倾城也没想到凭他们叶家的身份竟然还有人不给面子,但是拦着他的人是叶凡,那个曾经龙牙的骄傲,差一点就成为了龙首的人,十个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他也不敢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情绪来。

  “父亲,怎么办?”叶倾城转头对着自己父亲,这个叶凡的确是在给自己打脸,虽然这里的人不多,但是好歹他也是燕京卫戍区警卫团的团长,被人这么冷落,就是不克,但这个人偏偏还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他只好示助于父亲。

  “还能怎么办?只好等叹,如果那个人不发话,谁也别想进1”叶守信无可奈何地道。里面那个人的脾气古怪的很,谁也摸不准他在想什么。

  “里面的人到底是谁啊?”叶倾城终于还是禁不住问了句,能让他父亲都这样忍的人,燕京还真找不到几个。

  “他啊,”叶守像是想起了什么,信眼中仿佛又放出了异彩,“他就是当年燕京最璀璨的新星,被我们叶家称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过随着他的陨落,叶家在帝国中也渐渐退出了舞台,从而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叶倾城浑身一震,失声道:“难道……是二老爷……”

  叶守信没有回答,却是苦笑不已。

  叶倾城从他父亲苦涩的笑容中已经得到了答案,叶家的兴盛与衰落的确和这个传奇人物有着密不可分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年叶家最强盛的时候也正是这颗冉冉升起的亲星光芒最璀璨的时候,而随着这颗新星的陨落,强盛一时的叶家也渐渐走向了衰落……

  可以说,这个人和叶家有着难以解开的情缘,在这种时候,父亲来找到他,意义耐人寻味啊!

  不管怎样,作为燕京卫戍区警卫团团长的叶倾城,对这个传奇一般的存在还是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与崇拜!

  当年,刚出道的叶无道年仅十四岁,便能只身一人闯入燕京黑帮蓝衣社的总部,将警方束手无策的蓝衣社老大蓝衣人枭首当场,之后,从容而退!

  十五岁,便硬闯了华夏国各地有名的黑帮,无一个组织能够将其留下。

  十六岁,遍寻天下高手,于太行山,连克九大高手的连手,从此名动华夏。

  十七岁,便在天下诗文大赛上夺冠,让燕京各大豪门美女竞相倒追,从此夺得了情场浪子的称号。

  十八岁,为躲避太多美女的情债,只身一人去到泰国,挑战当时拳王,一招将对手失败,名满世界。

  十九岁……

  二十岁……

  可以说,叶无道这一生来主是一部传奇,每一年都会做出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他被人公认为帝国最杰出的人才之一,但是同时他少年时期得罪的人太多了,让各大家族纷纷联手,在帝国中给叶家形成了很大的压力,从而叶家不得不忍痛将他赶出叶家……

  叶倾城心平气和地退了回去,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倒的确有让他痁着喝西北风的资格。

  但是有一个人却是大为的不满,大叫大喊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外人,凭什么他是我们叶家的人,不让姓叶的人进去?凭什么?”

  “凭什么?”叶凡眼珠子一睑,身子立时发出了浓烈的杀机,冷冷道,“他不是叶家的人!从当年被叶家无情地赶出来的那一刻开始!而且,你们叶家很了不起么?!”

  叶守义感觉到了叶凡身上的杀气,他自己也杀过人,但是绝没有叶凡的这么强烈,他知道,这样强烈的杀气通常是杀过了很多人才能形成的,他也不管叶凡在说什么,反正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多说一句话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