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不知所措-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不知所措

c2017-4-24 23:21:58Ctrl+D 收藏本站

  二蛋固执地道:“狼爷的话我不敢不听,可是狼爷要去送死,那我一定不答应!”二蛋天生神力,抱着几百斤的东西也不觉得重,脚步如飞,就朝着后台走去。

  可是他还没走得几步,便感觉脖子一痛,接着整个人就晕倒了过去。

  双手一松,整张黄金椅子澎的一声,轰然落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却是激起了一地的灰尘。

  “狼爷,怎么回事?”外面的小弟们一窝蜂地跑了进来,看到二蛋躲在地上,个个都是不知所措。

  白狼缓缓地抽回了双手,刚才不得已,在二蛋脖子一个手刀,二蛋是他手下的第一号大将,加上他练的是外加功夫,而且皮粗肉厚的,虽然白狼已经使出了七成力,可是手上还是一阵的生疼。

  白狼摆了个资势,侃自己坐得更舒服些,其实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离开过这张椅子,可见他本身的功夫也不弱。

  此时见有小弟上来,白狼很平静地道:“马六,你马上带二蛋从暗道中退出,记住到了河西口,马上上船,送他回家。”

  那个叫马六的小弟就站了出来,什么话也没问,就领着二蛋走了。

  “李四!”白狼忽然全身气势一变,凛烈的杀机陡然而出!

  “在!”一个彪悍的小弟排众而出。

  “你带领剩下的兄弟去者住各个要口,四喜帮的人如果硬攻,给我往死里打!”白狼眸中射出一缕森冷的寒芒!既然决心已下,那就要最后地大干一场,暗道不可能让小刀会的人全部安全退出,而且,小刀会就算要彻底地覆灭,也一定要走得轰轰烈烈!

  叔父,你在天上看产丰吧!我没有对不起你,我与小刀会战到最后一刻!

  虽然朗四的四喜帮已经小刀会的最后一个根据地包围了起来,但是胖子并不于动手,已经套在了网上的鱼,这条鱼再怎么凶猛,也不能破网而出,他在等一个人,一个能和他并肩作战的人的到来。

  小刀会的这些人虽然人数虽然远远少于四喜帮,但是但是他们却十分强悍,据守各个要道,火力很凶,一副拼命的样子。

  四喜帮的人几次想要冲击过去,可是每次都遭到了他们悍不畏死的反扑,虽然四喜帮最后肯定也能拿下这块根据地,可是必然伤亡惨重。

  所以,胖子决定,他亲自出手,况且,他也答应过火狐,要亲自杀了白狼,以作嫁妆。

  只是他还要等一个人的到来,当年,在边疆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出生入死,扫平了当地的黑帮,被称作了死亡二人组,有些兄弟情,是不需要说出口的,当叶凡知道了胖子要结婚之后,他便笑着说,“我可封不起你的红包。”

  胖子也笑道:“那你就帮我杀人。”

  叶凡说好。

  真正的兄弟,是从来不说出口的,当你有行动的时候,就算是千山万水,他也会赶过来。

  可是胖子不知道的是,叶凡在赶来的途中,却是危险重重……

  叶凡现在很苦恼,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人给跟踪了!

  他接到胖子的电话之后,只是简单问了时间地点之后,便把电话遁挂断了。

  而胖子也不多说,他知道,叶凡肯定会赶来。

  胖子要对白狼动手,这个早在叶凡意料之内,四喜帮被人赶出了燕京,这个场子以胖子的性格无论如何他也会找回来,但是胖子要结婚,而且竟然是和当初小刀会的火狐闪婚,这就实在是出手叶凡的意料之外了。

  这个胖子,什么时候不吃鸡腿,改吃女人了?

  于是叶凡便风风火火地从羽菲的别墅里开着他的别克出来了。

  可是他才一出现,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周围忽然多出了十几辆挂着津省牌照的警车紧紧地跟在了叶凡的车后面,看样子,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只是津省的警车,怎么会跑到燕京来?

  难道这些车是津省警署的?极有可能!

  叶凡知道,在燕京,不可能有如此明目张胆地出动警署车来堵截自己,就算是夏光合地自己栽赃陷害,燕京警者的人也没有传讯自己,因为叶凡知道,当日之后,叶家在第一时间便站了出来,站到了叶凡的后面,公然为叶凡作保,他绝没有作案动机!

  再加上现场也找不到叶凡作案的证据,所以那些警署的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要知道,叶家在军方的力量何等的恐怖,这些人可不敢得罪叶家。所以,在燕京,只要有叶家压着,警署里的人不大可能会对他怎样。

  如果是外省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是叶凡想不明白的是,外省的警车,为什么千里迢迢地来堵自己?他实在记不清,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个高官大员了,这么大的手笔。

  嘿嘿,就让你们领教一下我的车技好了,叶凡想着,就要再次施展他的飚极速车。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从后面响起,接着一枚子弹便打在了叶凡地后车镜上,砰的一声,将车后视镜打得粉碎!

  “啊!”路上行人纷纷尖叫,掩头而逃跑,乱成一处。

  “草!”

  叶凡心中暗骂了一句,要知道,这可是大街啊!这还警署的人,丝毫不考虑影响,他们要做什么?要拍警匪片吗?

  叶凡不想与他们在大街上纠缠,只好将车子左转,飞一样的冲了出去!

  难道自己得罪了津省警署里的人?可是让叶凡绞尽脑汗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又和津省的人发生过矛盾了。

  要说叶凡这辆抢来的别克车,也算是多灾多难了,先是被他弄得车关头严重地变了形,现在又被人猛烈地射击,一时间,弹如雨下,噼噼啪啪地落在车身上,就像是放鞭炮一样,整个车子一下子变得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好在发动机还是好的,迎着枪林弹雨,载着叶凡向前飞一般驶去。

  马老五是燕京某企业的保安,今天轮到他上早班,他晃晃悠悠骑着自行车向他们单位驶去,边走还边哼着小歌谣。

  燕京的清晨可是上班的高峰期,经常会有堵车的事情发生,所以马老五就骑自行车去上班,不图啥的,就因为不会堵车。

  他当保安二十多年了,在单位勤勤恳恳,没抓过一个坏人,也没让单位丢过一件东西,普通人一个,他本来以为这辈子就会这样平淡地过了,可是今天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看到了一场只有在米国大片中才能看到的激情场面。

  他在一红绿灯路口,正感叹着燕京的交通应该再改善改善时,却突然间看到了一辆破旧的别克在他面前一阵风似的呼啸而过!马老五还没反应过来,那辆车子已经跑得没了影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