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7章 寸步不让-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1207章 寸步不让

c2017-4-24 23:47:21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叶凡却是知道,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他便快速地道;“我已经通知了媒体一会会在非凡集团里召开司空集团将会入股非凡集团的新闻发布会,我希望你能马上过来。”

  司空嫣然忙道:“好,我现在就赶过去!”

  司空集团入股非凡集团,这对她来说,根本主不算是什么事。

  既然红河公司能够抢走非凡集团的合作伙伴,那说明对方背后应该有某个大财团为他撑腰,那非凡集团寻找合作伙伴,那就势在必行了,而司空集团的背后,却有着世界五百强企业黛菲尔集团的影子,如果还有人胆敢对非凡集团动手,那他就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到底有几斤几两了。

  叶凡挂断了电话之后,把今晚的事情又仔细地理了一下,他对这些商业上的事情确实是不精通,现在所作的一切,不过是凭着经验来做出的,他为了保险起见,又给图图去了一个电话。

  黄阿毛虽然已经改过自新,但是他以前的德行摆在那里,叶凡始终有些放心不下他,因此,他给图图下了一个命令,让自己的暗夜部队全部出动,配合黄阿毛一起行动,见机行事就好。

  这群兔崽子们,最近也闲得够呛,也应该找些事情给他们打发打发一下时间了。

  这个暗夜部队别的本事叶凡不敢说,但是这种捣乱的本事,这群兔崽子要认第二,没有敢认第一了。

  一切都吩咐下去之后,叶凡感觉应该没什么遗漏了,然后这才施施然朝着公司的那个会议室走去。

  都已经开会开了那么久了,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拿出了个什么章程出来了,叶凡便想去看一下。

  叶凡推门而入的时候,里面却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

  但是各种吵闹声突然羊一下戛然而止,这屋子里的人一个个惊异地看着这个直到现在才进入会议室里的男人。

  “呵呵,氛围很不错嘛,你们继续。”叶凡很随意地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微笑着看向了屋子里的这些手下们。

  他们一个个面红脖粗的,似乎是在银川着什么。

  “董事长,你来了就好了,你再不来的话,那我们可就要集体罢工了!”叶凡刚坐定,便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短发女人对着自己说道。

  叶凡对这个女人有些印象,他叫做黄依,好像是读米国的MBA回国的高才生,是非凡集团花重金聘请来的人才,现在任业务部的主管。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叶凡还是看清楚了,以黄依为首的一干中高层们,都是脸色潮红,好像刚刚跟虽人大吵了一架。

  崦坐在她们对面的,则是王南,羽菲,丁苒,楚云辉等公司里的高层,他们则是对着黄依他们怒目而视,好像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叶凡心中了然,虽然羽菲她们名义上是公司里的高层,但是她们是没有权力管业务部的,业务部那是由自己直接对其负责,但是自己哪里有时间管这些锁事?

  而自己平时又太忙,就全权将这些事情让业务部自己去解决,可以说,自己给业务部很大的权力,这样时间一长,自然而然的,公司里就形成了两股势力,业务部的人根本就不鸟其他疗门的人,而业务部则以黄依为老大。

  而黄依是一个极其强势的女人,她凭借着叶凡给她的权力,竟然敢直接与公司里除了叶凡以外的任何人叫板!

  叶凡也早就听说这件事情了,但一来他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时间来管理非凡集团,二来他觉得公司里面也不能搞一言堂,集思广益那才能出好的意见和建议,而且黄依这个人叶凡看过她的屡历,个人能力还是蛮强的,所以叶凡就没怎么去管。

  而期间,羽菲和丁苒都分别跟叶凡讲过几次,但是叶凡却是一笑置之,没太当回事,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黄依能够把两位美女气成这样,确实有两把刷子,自己以前是不是太过于放权给她了,让她养成了目中无人的脾气?

  算了,这些都是日后的事情了,现在大家先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吧!

  “黄主管,到底怎么回事?”叶凡看着黄依笑着道。

  “是这样的,红河集团最近得到了方家,李家,孙家,莫家,扬家等临海十数位二流世家的大笔资金注入,集团公司实力一度超跃了非凡集团公司。”

  “而且,红河似乎是专门针对非凡集团而来,已经完全把我们的业务给截断了,那些跟非凡集团的合作伙伴,则全部都倒向了红河,一点情面都不给!”

  “我们业务部经过多方努力都不能扭转这种局面,而且最重要的是,红河给的价格比非凡集团低出市价的百分之三十,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们竞争。”

  “所以,我就提议,目前这种状况之下,暂时取消我们业务部,而我们这些人,则转手转入非凡集团的各个关键部门,因为我们对市场比较熟悉,所以我人这些人在各个关键部门当中,相信一定可以更加好地协助各部门开展下一部的工作的!”

  黄依说得很激动,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但是,她话音刚落下,另外一个同样做事雷厉风行的人便断然否决了她的话。

  “我反对!”

  叶凡看过去,发现率先说话的果然是丁苒。

  丁苒一下呼地站了起来,对着黄依怒目而我丝毫不让地道:“一个公司,最赖以生存的就是业务部门,虽然目前我们非凡集团公司举步维艰,几乎没有任何的业务,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迎接难面上,越是没有业务,我们就越要想尽办法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怎么能把业务部解散,而转手其他部门?这也太可笑了吧!”

  丁苒情绪上有些失控,因此说起话来,寸上涌不让。

  黄依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也同样站了起来,与丁苒针锋相对地道:“我刚才说过很多次了,这只是暂时的,叫做战略转移,现在最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坚持那些普通公司的做法,有什么用呢?而且我这样做,也可以节省公司大量的人手,为集团公司作出更大的贡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