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7章 修罗邪神 第1248章 夺路而逃-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1247章 修罗邪神 第1248章 夺路而逃

c2017-4-24 23:49:29Ctrl+D 收藏本站

  而目前为止,全世界当中,懂得粹练蛇女之道,并且有成功先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修罗邪神

  燕无缺忽然心中一动,道“你是修罗邪神?”

  脸上满是惊诧的神情,他可是听说过这具修罗邪神的名头,他可是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身手自然不用多说,但是怎么如此轻易就败给铁熊?难道服用了第十号药剂的铁熊功力真的到达了这么变态的程度?

  修罗邪神似乎是看懂了燕无缺虚脸上的不解,他忽然凄然一笑,道“如果老夫不是被叶凡所伤,就凭那个大块头,休想制住老夫!”

  尽管那个大块头力量很强,但是修罗邪神格斗经验丰富无比,他不会与之硬对硬,在格斗当中,他有的是小手段

  只是受伤之后,他的反应速度和力量大幅度地下降,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使出那种制胜的招数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铁熊怒气腾腾地道。

  燕无缺再次地摆手制住了铁熊,对于修罗邪神那大言不惭的话,他不置可否,他却是听明白了修罗邪神的话,便盯着他的眼睛,追问道“你是被叶凡打伤的?”

  “不错!全天下能够在正面作战当中,还能致使老夫受伤的,只有叶凡一个!”

  也不知道修罗邪神是为了抬高自己,还是怎么的,竟然把叶凡故意夸到了天上去。

  “哈哈哈哈”燕无缺虚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就冲修罗邪神这一句话,他决定把修罗邪神留下来,要他亲眼看到,自己是怎么玩死叶凡的!

  当然燕无缺不会忘记他说的话,于是便吩咐青蛇去跟他学习粹练蛇女之术,修罗邪神怕死得要命,他当然不会不答应,而青蛇为了队长,她什么都愿意放弃,哪怕是她的生命!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她天天受着修罗邪神非人的折磨,但是她却是咬牙坚持下来了,只是好像受了那些苦之后,却是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于是她才有了质疑修罗邪神之心。

  燕无缺却是道“照我来看,这个修罗邪神倒还不至于骗我们,他不是说两个月吗?到时候如果粹练不成,那我们再来对付他好了,但是现在,青蛇,你既然已经开始粹练,那就务必坚持下去,第九纵队的摊子,以后可是要由你来挑起的。”

  燕无缺拍了拍青蛇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青蛇忽然全身上下都是热血沸腾的,她好像一下英才了使不完的劲,她用力点籽点头。

  她当然知道队长所说的是什么意思,铁熊终究命不久于人世,而最后能够陪伴队长的人,只能是自己

  所以,为了队长,她无怨无悔

  一旁的铁熊看到如此,心中是冷笑不止,队长从来只会玩收买人心的把戏,想当初,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也是被他给忽悠去服用了那个毒药,第十号药剂,只是换了个名字,潜能激发而已。

  不过,铁熊也不在乎这些,只要通缉拥有性的力量,活多一点短一点有什么区别?主要是轰轰烈烈,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做出一个样子来,那主足够了。

  想到这里,他便悄然转身而去,他的眼中精光四射,暗夜部队,我来了!

  这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各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正不断地上演着,也不知道,到底谁才会是最大的赢家。

  而叶凡,始终在非凡集团办公室里盯着电视屏幕看着,红河集团的柯震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在红河公司门口氩惶不可终日,很显然,他被黄阿毛给折磨得都不成了人样,而老楚那边也传来好消息,他收购的二十多家企业,已经成功收购了十家,最后两家,还在恰谈当中,相信用不我多长时间,就能有好消息传来。

  叶凡微笑地品着红酒,到了天亮之后,自己就可以大干一场了,这一次的商战,还真是过瘾啊。

  只是叶凡不知道的是,他在算计着别人的同时,他自己却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算计的目标

  整整一个晚上,柯震都被黄阿毛给整得不成人样了,红河集团公司的保安们也陪着他在红河大门口玩了一夜,这一夜对柯震来说,简直就是阿修罗地狱,那平时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镜头,都一骨脑地在他的身上上演着。

  各种额人,各种纠缠不断,刚开始的时候,柯震还能用钱来将他们给打发走,可是越到后来,这些人就越是专业,甚至他们都已经开始不要柯震的钱了。

  柯震被弄得完全没有脾气,他不得不场言说要报警,让警方的人介入,他知道这些人肯定就是故意来找茬的,如果抓他们进局里,他们肯定理亏。

  但是让柯震没想到的却是,这些人根本不吃柯震这一套,还放出狠话来,只要柯震敢报警,他们就敢跟着他去警局对峙。

  柯震被逼上了绝境,不得不报了警,叫了李队来。

  这个李队,可是和柯震交情不浅,平时两人关系那是铁了去了,柯震相信,只要这个事情交给李队去里外里,相信自己应该能够很快脱身。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得李队来了之后,那些故意诬陷他的人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利,一个个指着柯震鼻子,说要将他扭送警局,他们纷纷指出柯震的一些犯罪证据,并且他们还当着李队的面报了警。

  柯震可傻了眼了,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做得这么绝,明明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他们敢叫自己去警局对口供作笔录?难道他们脑子有毛病吗?他们就不怕报假案,受到处罚吗?

  李队长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本来是来帮柯震的,可是这些人竟然一起报了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既然是报案,那就要双方证人都回局里作一下笔录之类什么的,因此他有些为难地看着柯震。

  直到此时,柯震方才苦笑不已,他总算是知道了这些人险恶用心,他们哪里是要报什么案啊,他们分明是想额自己去局里坐着,然后他们一个一个地作笔录,好让自己一整夜一整夜都要呆在警局里。

  至于报假案的那点罚款,他们根本不在乎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那些人一大批一大批在跟着柯震去到警局,然后他们便上成群结队地投诉柯震,而李队长则无可奈何,只好耐心地一个一个做着笔录,做完之后,然后又叫上了柯震,当面对峙。

  对峙的结果就是,这些人各种叫嚣,胡搅蛮缠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多便都被柯震给拆穿了,于是他就只好灰溜溜地下去,并且认罚。

  但是这个人刚下去,通常又会有另外一个人上来,指着柯震鼻子大骂

  整整一个晚上,柯震都是在过样疲惫的状态之下浇过的,别说是他了,就连身经百战的李队长,也是被他们给弄得满脸的黑线,身心疲惫不已,等得终于天亮了之后,那些人才算是消停了一会儿,李队长这才抓住时间赶紧松了口气。

  他心中是不住地冒着冷汗啊,这个柯震到底是得罪了谁啊?这些人明显就是故意来整他的,可是自己却又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警局里有规定,像他们这种恶意报假案的,给予重罚处理,可是那些人似乎对钱根本就没什么概念,他们还公然拿出了一张金卡,就这样在警局的刷卡机里肆无忌惮地刷了起来

  李队长心中一个暴汗,看来柯震要倒霉了,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吧。

  当柯震拖着沉重的身子,迈出了警局的大门之后,他不由得长长吁了口气。

  他忽然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回想着昨晚那惨无人道的一幕,他的身子忍不住就是一个哆嗦,他情不自禁地转回了头去,深深地看了警局一眼

  忽然,从局涌来了一大群装着奇装异服的青年人,他们三五成群,嘻嘻哈哈的,一路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可是柯震看到他们之后,眼睛一凸,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就是这些魔鬼,昨天晚上把他给整惨了

  其中一个红头发的男子,看到柯震之后,便笑嘻嘻地向着他走了过来,到了他的跟前,眉开眼笑地道“谢谢你啊柯老板,一个晚上就让我们兄弟人手赚了五百,哈哈,老子还是第一次听说,整人也有钱拿的,这活儿,对爷的胃口,柯老板,下次倒霉的时候记得还叫上我啊”

  柯震感觉头皮发麻,这些人太无耻了,这种话也能说出口,他赶忙就转过了身去,一溜烟跑了。

  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惹得他身后的那些人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柯震跑了一阵之后,发现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他这才放下了心来,而这个时候,他猛然间感到了肚中一阵腹饿难耐,昨晚被折腾了一个晚上,他都没来利及睡觉,更是一粒米饭都没有吃过,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

第1248章 夺路而逃

  正好,路边就有一家早餐摊,路边摊上摆了三两张桌子,桌子之上,都坐满了人。

  柯震抬头看去,便看到了那早餐摊牌子上写着三个大字:云吞面。

  柯震饿极了,看到了锅里热气腾腾的云吞,他不由得口水直流,他便上去叫了一碗云吞面,便坐在了椅子之上,等着云吞面了。

  多少年了,他还真忘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在外面吃过路边摊的云吞面了,想当初还是在少年读书时代的事吧,他不由得看向了身旁坐着的那两个年轻男女来,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高中生吧?

  “看什么看?大叔,你看你这邋遢的样子,就算是想泡姐,麻烦你也穿得整齐一点!”柯震身旁坐着的一个小太妹,瞪着一双怒眼看着柯震,怒气冲冲地道。

  柯震不由得愕然,她才多大啊?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自己只不过是无意间看了她一眼,居然谘自己想泡她?

  “喂,你这个大叔,看毛啊,再往我马子身上乱看,信不信我去叫我兄弟们砍死你!”

  小太妹对面会着的一个小青年不乐意了,他一把筷子,就撩起了自己的袖子,一副准备揍人的样子。

  柯震可真吓了一跳,这个小青年,顶多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吧?想想自己那会,就是一小屁孩,除了读书之外,啥也不会,没想到这小伙子脾气会这么火爆,还想跟自己动手动脚的。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柯震心中叹息着,也没把他当一回事,小青年难道还真敢对自己动手吗?自己要比他力气大多了。

  可是猛然间,柯震便瞧见了小青年手臂之上的那个龙头,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惊呼道:“你是……南龙帮的人?”

  那个小青年看到柯震害怕了,就越发得意起来,他一挽自己的胳膊,似乎是故意给那个小太妹看,不无得意地道:“我的表哥是南龙帮的人,他早给我报了名,很快我就能够真正加入南龙帮了!”

  果然,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小太妹便是眼冒金星地看着小青年,一脸崇拜的样子,恨不得现在整个人都贴到小青年身上才好。

  柯震眼虎子跳了一下,他真没有想到,现在的小青年,居然就开始加入南龙帮了,那自己可真惹不起……

  他慌忙拿着凳子移开了些,把头低下,免得惹火烧身。

  那个小青年看到他这样,心中就越是得意,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并且还当着柯震的面,和那个小太妹飞吻了起来……

  柯震心中一个暴汗,心中默念着年少轻狂,好在这个时候,老板娘端着一大碗云吞面便递到了他的桌子之上,他也管不了那两个肉麻到死的小男女了,他便埋头猛吃了起来。

  “喂,大叔!”柯震正忙着吃云吞呢,忽然之间,他的桌子便被人敲了一下。

  “哦?什么事?”柯震抬头看着那个小青年,眼中却是诧异无比,刚才还明显不是很熟的两人,此时那上小太妹竟然已经主动投在了上青年的怀里,而且还抱得紧紧的,样子别提有多恩爱了。

  柯震心中再次在感慨,这两个小男女,大概比自己的女儿岁数还要小吧?他们就敢当着大人的面这样子,唉。

  “我们一会还有正事要去办,不够钱了,这顿你先帮我们付,下一顿我再请你回来,怎么样?”

  小青年看着柯震道,不过大概他也是第一次干这种霸王餐的事,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坚定,时不时地还挽起了他的胳膊,故意露出那条恐怖的龙头来。

  柯震心中好笑,今天他总算是长了见识了,没想到还有人这样子勒索的,不过,就两碗面的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于是他大手一挥,道:“成,那你们走吧。”说完之后,柯震便和手招呼着老板娘过来买单,他自己也吃饭了。

  听到他这样说小青年也是松了口气,不过他似乎是在犹豫到底要去哪里,那那个小太妹也扭扭捏捏的,好像跟他商量着哪里哪里的价钱合算,哪里是按照小时来收费的……

  柯震不由得再次暴汗,他再次看了看这两个小男女,大约两人年岁相当,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刚才柯震明明听到他们在讨论着要去哪里开房……

  这屁大的小孩子,毛都没长全,竟然就想着要去做那种事情?柯震心里那个汗啊,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时候,那个老板娘却是跑过来,对着柯震道:“一共是十五块,谢谢。”

  三碗面才十五块,对于柯震这种一顿饭要吃成千上万块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

  柯震便去掏自己的钱包来,准备付债,可是手伸到一半,心里却凉了半截,他的钱包竟然不见了!

  他赶忙去找自己其他口袋,但是还是没能找到!他心里咯噔地一下,他似乎想起来了,昨晚在红河集团门口的时候,和那些混子撕扯,想来就是那个时候钱包掉地上了,而那时候人太多,而且自己又心急如焚,哪里会顾得上这钱包?

  这可囧大了,柯震连忙掏着自己的几个口袋,看口袋里面有没有零钱,可是他却是悲催地发现,自己口袋里面根本就没有零钱!

  他忽然忘了,他向来都只是把钱话钱包里的!这可怎么办?

  本来正是笑意吟吟的老板娘,在看到了柯震这个抓耳挠腮的样子之后,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冷冷地道:“老板,你不会是想吃霸王餐吧?”

  “大姐,你可别误会啊……”

  老板娘眼珠子一睑,“谁是你大姐,难道我看起来比你老吗?”

  柯震连忙改口,道:“大妹子……”

  “呸!少跟我套近乎,今天说啥也没用,赶紧掏钱出来!”老板娘一身的匪气,对着柯震恶狠狠地道。

  柯震头大如斗,他的冷汗都快要下来了,他感觉自己头麻又开始发麻起来了,不过他却最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这位……老板娘,你听我说,我是红河集团的董事长,我一顿饭都是成千上万的,我不可能额你这点小钱,这点小钱老实讲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老板娘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啥?”

  “我……我今天忘带钱包了……”柯震感觉自己脸皮有睦发烫,一辈子没做过这么丢脸的事,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就钻下去。

  “哈哈哈哈……”那个老板娘忽然放声大笑,笑得柯震心里没底,这疯婆子,怎么看着这么像传说中的轩店老板娘啊?她不会就为了这十五块钱的事,抓自己去做人肉叉烧包吧?

  “这个……老板娘,要不,我写张支票给你吧……”

  柯震有些犹豫地道,红河公司里最小的支票都是以千为单位的,自己只消费了十五块钱而已,却买一千块的单,尽管他不在乎这钱,可是心里却总归不爽。

  “支……支票……啊哈哈哈哈哈哈……”老板娘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吃碗面竟然想着要开支票来付丽?见过额人的,还真没见过有这样额人的。

  那边的小青年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便一把狠推小太妹,低声喝道:“快走!”

  小太妹也是酌情了过来,忙就想当即溜出去。

  却是被眼疾手快的老板娘给拦住了。

  “要走也可以,先把钱给交了!”老板娘对着这两个小鬼头很不客气地道。

  “不是说大叔给钱嘛……”小青年一噘嘴,不乐意地道。

  他还要留着钱去办正事呢!

  “少废话!快点拿来!”老板娘可不管他是不是小伙子,开始对着他动起了手来。

  小青年一撩袖子,露出了那个狰狞的龙头来,凶相毕露地道:“我是南龙帮的人……”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完,他便被人从后面给推了一个趄趔,他惊转过头去,去是看到了一个黑脸汉子。

  小青年脸一下拉了下来,这个黑脸汉子,正是这里的老板。

  那个黑脸老板突然间来到了小青年跟前,一把就坦开了自己的胸口,指着上面的图案道:“看到没有?我才是正宗的南龙帮的人!”

  小青年顿时傻眼了,只见这黑脸老板胸口之上绣着的龙头,可比他的这一只威武多了……

  他只好当即乖乖地掏出了钱来,老板娘一把就夺过了,小青年连忙大叫道:“我们两个明明才吃了两碗,你怎么收我十五块?”

  老板娘却是早把钱放到了口袋里,不急不徐地道:“那个人的我也一起收了。”

  “为什么?”小青年不解地道。

  “他没钱当然你来给了,你们明明认识,刚才还大叔大叔地叫着,别以为我没听到!”老板娘说完之后便很鄙视地看了一眼正一脸尴尬的柯震,然后扭着她那圆润的翘臀,一扭一摆的就走了。

  小青年恶狠狠地看向了柯震,然后便大踏步怒气冲冲登登登就朝着柯震而来!

  “喂,你想做什么?”柯震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一步。

  那个小青年来到了柯震的跟前,猛然地就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不屑地道:“董事长?还吃一万块的大餐?还想着开支票来付债?我呸!”

  说完之后,便转头带着正一脸崇拜着他的太妹走了。

  旁边那些看客,不由得指指点点的,更有甚者,竟然轰然大笑起来,柯震感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被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孩子嘲笑,还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他再也不敢继续呆在这里了,忙向着红河集团夺路而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