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除夕-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一章 除夕

c2017-2-6 22:9:56Ctrl+D 收藏本站

????>天才隐约开始亮起来的时候,村子里已经渐渐热闹了。 杨清燕一晚都没有睡好,在家里的鸡打鸣之前便已经起身整顿了。她先是在外边的门柱上贴了幅去年多买的对联,喂了鸡掏了蛋,再把不一遍大的屋子从内到外清扫。换了套绯色的碎花裙子,便坐在屋内的木凳上候着。


? ? ?从灰蒙蒙的天空一直候到大亮,耳边隐隐传来鞭炮声的时候,杨清燕才起身,从桌上拿了装着大约二十个鸡蛋的竹篮,和一个鼓鼓的布包,踏着雪往孙家湾的东边去了。孙家湾是景祥镇下头的一个村庄,离镇也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所以家家户户过的还算殷实。而今儿又是除夕,村里人一星期前就在准备今天的大鱼大肉,去镇里干活的汉子也都在昨晚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包括那个人……杨清燕垂眸,掩住眼底的情绪,又加快了步伐,想着早些到她的爹爹那边去。还未踏进院子,便听到里屋小妹、爹爹的笑声,房梁上挂着火红的灯笼,整个屋子充斥着欢喜的气氛。


? ? ? 杨清燕的嘴角也染了笑,看到院子里堆雪人的三宝,走上前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道:“三宝,姐姐来看你们啦!”


? ? ?三宝转身看到那张笑脸,喊了声“大姐”便又蹲下身堆他的雪人。杨清燕的笑容僵了僵,后又苦涩的摇了摇头,便向里屋走去。小妹挽着爹爹的手臂坐在椅子上跟他不知道讲些什么,时不时可爱的撒下娇,爹爹也满是笑意。而这种气氛在杨清燕踏进里屋时一瞬间凝固了。“爹,小妹。”杨国庆冷哼了一声,而小妹杨喜燕则惊讶的喊了声:“大姐?!”这一喊把厨房的二娘唤了出来,见到大包小包的杨清燕立马拉下了脸,没好气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 ? ?“二娘。”杨清燕唤了声,便把篮子递给二娘,说,“这是给您和爹爹的鸡蛋。”


? ? ?二娘接过篮子,脸色有所好转,又看向了杨清燕手臂上的布包。杨清燕笑笑解开包,拿出两件衣物,把红色的那件递给杨喜燕,说:“小妹,这是我给你做的裙子。”又把那条青色的放在桌上,说了声是给三宝的。杨国庆从头到尾都黑着一张脸,等杨清燕把衣服放在桌上后,就起身一甩袍出去了。杨喜燕看了她一眼,眼神里也明显的不欢喜,追着杨国庆跑出去了。只留下杨清燕和二娘两人。


? ? ?“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可以回去了,免得到时别家看到了,又得说我们啊教女无方!”


? ? ?最后她瞥了眼脸色苍白的杨清燕,拿过衣服挎着篮子又回到厨房去了。剩下个她孤零零的站在里屋中心。许久,杨清燕才有些回过神来,自嘲的摇摇头,也是,想她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情,又怎能妄想家里人能够原谅她?她可是让他们丢尽了脸,没有不认她这个女儿切断血缘关系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这样想着,她落寞的走出杨家的院子。


? ? ?村里的女人在门口摆了板凳,三三两两的坐在那儿话家里长家里短,无意间看到她小部分选择无视,还有大部分则是鄙夷的看向她低骂她。杨清燕似乎熟视无睹,脸上也没什么其他的神色,一年多都过去了,她也已经习惯这种目光了。想着她抬头向不远处的屋子看去,脸上一闪而逝怨恨。


? ? ?那人……现在也一定带着媳妇儿甚至已经有了孩子,和家里人在一起吃着点心聊着天吧。她苦涩的笑了笑,孤零零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热闹的小道。后来的几天,天气又降了温,从除夕晚上就一直开始断断续续的下着小雪,她便坐在屋里望着窗外的雪景发呆。曾经她也可以和别人一样除夕夜等着家里人给自己的红包,和孩子们一起在雪地里嬉闹。


? ? 而她本性其实很喜欢玩耍的,儿时甚至是村里头的孩子王,性子也是讨得大人欢喜的。或许她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没有乖乖的等着爹爹给自己安排亲事,而是信奉那什劳子的自由,自作多情以为与那村长的儿子孙云溪两情相悦。孙家湾教育孩子对待男女之情都比较严谨,像她当年胆子如此大的和男人偷偷约会的想必是没有第二个了。


? ? ?而那一晚本应该是她最珍贵的回忆的,没想到却成为她这一年多的噩梦。那是除夕前的一个月,他约她在村头老井旁的树下相见。大掌握住她的手,低头在她唇边印下一吻,再是温柔的轻捻,羞红了她的脸。那么温柔,那么温柔,温柔到被村里人发现她也不惧怕什么。


? ? ?所以当她面对所有人的质疑时,她承认了,大大方方,丝毫不有所解释,只因信他们之间的爱情。而他当时是什么样的?哦……对了……他猛地甩开她握紧他的手,又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说她不要脸面,死缠烂打粘着他,勾引他,竟还翻出以前的信件,上面写着“若是不来,我便从那护城河口跳下去,让你一辈子不安心。


? ? ? ”对了,那是她的字迹,她认得,她爹爹认得。当场让她无话可说,也不知如何开口。这一招无中生有用的好啊,她不要脸面的缠着他,又是谁无论春冬给她摘来小花儿,附上甜言蜜语的字条,让她渐渐心动的?这一招断章取义用的好啊,情人间互相的爱意传递,撒娇般的话语,单独拿出一张来,倒也确实成了威胁的字条。所以这一巴掌扇的好,最好是打碎了她的心,打碎了她对他所有的爱意!从那以后,她自然是无脸再住在村中,他爹便尽着最后的父女情义给她在山边偏僻的地方建了座简单的木屋,便对她不闻不问了。这样也好,她这一生怕是只能这样孤独的过下去了。这地方虽是偏僻,但她也图个清静,就这样过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