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受伤-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六章 受伤

c2017-2-6 22:17:21Ctrl+D 收藏本站

? ? ?自那日下山已经两日了,杨清燕总是魂不守舍,喂鸡稻谷会不小心往自己嘴里送,在帕子上绣白鹭会不小心绣成鸳鸯……她的目光总是一个不注意转移到龙脊山上,又惊吓的回过神来。她平日里喜欢挑些刺绣的活做做,卖给镇子里那些刺绣功夫不好的大小姐,一条刺绣的手帕大概能卖三四文钱。


? ? ? 但上次买的草药还有许些剩余的铜钱,再估摸这天回暖,上山采摘野菜的人要多起来了,便准备放下刺绣的活,背着大些的竹篓子上山,顺便……顺便看看男人……杨清燕觉得她似乎真的喜欢男人了。或许这种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至少在孤单了一年多的岁月里,男人是第一个踏进她一成不变的生活的。以前她以为她的一辈子就只能这样过了,不跟着谁,一个人孤零零的。但终于出现了这么一个男人,不会说话,却会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盯着她。杨清燕觉得男人的眼睛就像黑宝石,璀璨明亮。她心动了。


? ? ? ?就这样吧,杨清燕想,她可以去山上看男人,跟他说话,照顾他。而他只需要一如既往的看着听着她便好。想到后来,杨清燕有些迷糊她到底是真的喜欢男人还是只是纯粹的想要个可以听她说话的人。摇摇头,杨清燕不想了。清晨的龙脊山里弥漫着淡淡的白雾,缠在树枝树叶上,溢出晶莹的露珠。杨清燕却在雾里头看见了一个黑影,木头似的矗在那边。再走近一些——是男人!


? ? ?杨清燕吃惊的跑上前去,见男人头发上衣上全是凝重的露水,必定是在这站了好长的时间。她拍拍男人发上的露珠,问道:“你站在这做什么?”男人没回答,从刚才开始目光便一直追随着杨清燕。杨清燕想到男人可能一直在这里等她,嘴角便染上了一抹笑意,眼睛弯弯的看着男人。两人一前一后的安静的走着。


? ? ? ?途中杨清燕会转过头来,对着男人面目表情的木头脸笑笑,再转过头去。遇到野菜,开始杨清燕会蹲下来摘,男人站在一旁看着。被对方白了好几眼后,男人遇到野菜也会帮着杨清燕摘了。杨清燕教男人念自己的名字,教会男人用碗筷,让男人学会修理自己的头发和胡子,用旧布为男人缝制了几条衣物。


? ? ? ?那日领走前送给男人的鞋子,男人穿着正好,虽然天天在泥里走,鞋子却依旧干干净净的,男人很爱护它们。从能够呼出白气的冬日,到了能够听见知了的叫声。男人的变化很大,只是依旧没有开口讲话。杨清燕没两日就会上山看男人,有时候带着干粮,有时候是男人烤猎来的动物,所以杨清燕备着调料放在石洞里。


? ? ? 男人能够理解她说的大部分的话了,身上也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半年前野人的影子。杨清燕对着男人发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每日在距离山口不远的地方等着杨清燕,再同她一同下山停留在山口处,从未出过山。杨清燕和男人的默契越来越好,男人不说话,她只需要看眼男人就能猜到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这种生活她很喜欢,甚至想着要不要就这样干脆搬到山上来,和男人这样过下去。这几天天气有些闷热,是要下雨的征兆,于是男人的石洞成了天然的避暑山庄。


? ? ? 杨清燕闭着眼享受四周传来的丝丝凉意,觉得神清气爽。这时男人从外面回来了,左手里领着一只垂着脑袋的野鸡,右手缩在袖管里,只能看见管口颜色深些。杨清燕立马架火堆生火,而男人在洞口处理野鸡。后两人面对面坐着烤鸡。野味儿独特的香气渐渐冒出来了,杨清燕撒了点盐巴上去,整只鸡变得金灿灿的。


? ? ? 男人把鸡撕成好几块,快速的吃了一小块,其余的都摆到杨清燕面前,然后向外走去。杨清燕没有阻止,男人每次打完猎都会去溪边洗掉身上的污垢。突然,从洞口外吹来一阵属于夏天的热风,混着极其浓重的血腥味。杨清燕啃鸡腿的动作一愣,抬头向外看去。却只看见男人快速消失的一缕发丝。她皱着眉头想了想,追了出去喊住了男人。


? ? ? 前方高大的身影立刻停住了,回头有些不解的看她。杨清燕快步跑到男人面前,动了动鼻子仔细嗅了嗅,果然在他身上闻到了血腥味。她又抬头看了看那张隐隐透着一丝苍白的脸,俏脸很快沉了下来。男人感觉到她身上低沉的气压,认真的盯着杨清燕,有点讨好的味道。


? ? ? 杨清燕依旧沉着脸,瞪了眼男人无辜的眼睛,沉声道:“哪里受伤了?”男人低头,没说话。杨清燕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问:“哪里受伤了!”男人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慢慢伸出自己的右手——袖管上沉甸甸的全是血,被男人提手的动作一带,溅出了好几滴,滴在杨清燕青色的衣衫上。他急忙伸出左手去擦拭,却是越抹越脏,留下一道道血色的污痕。杨清燕轻轻撩起盖住手背的袖管,一直撩到腋窝下面,每撩起一点,心就凉了一截,到最后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 ? ? 这哪里还有手臂的样子,从上臂到手背,四条血淋淋的抓痕布在上面,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男人见她哭了,心里一痛,粗糙的大掌温柔的替她抹去脸上的眼泪,却换得对方的泪水更加汹涌。杨清燕边哭边弯腰撕下裙摆的衣料,又从竹篓子里拿出一把刚摘的草药,放嘴里嚼烂了贴在男人伤口,再用布条紧紧裹住。


? ? ? 草药紫色的汁液混着眼泪水划过男人的手臂,落到地上,让男人看的有些失神。杨清燕还在哭,两眼变得通红,见到男人对自己的伤口有些无所谓的脸,气的跺脚:“是不是我不发现你就不准备告诉我了!?上次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她又哽咽道:“阿忠,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不要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好不好,今天我没发现的话,你只有一只手要怎么包扎?”


? ? ?杨清燕哭出了声,像一根针扎着男人的心,一阵刺痛。他注视杨清燕良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那条没受伤的手臂圈过她的腰,将她搂在怀里。于是杨清燕趴在男人怀里哭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但是现在有我了,你为我考虑一下好不好……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