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等你-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十章 等你

c2017-2-6 22:20:15Ctrl+D 收藏本站

? ? ?杨清燕脑子空白了一秒,等到透着凉意的风钻过门隙扑到她的脸上的时候,她才僵着身子去翻找剩余的金疮药和一些清凉祛热的草药。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当剪开男人衣袖的一霎那,她的心还是惊了惊。


? ? ? ?男人手臂上那一片薄薄的痂裂成了一块一块的透着些湿气的痂,这明显是浸过水了,并且不止一个时辰。伤口周围红肿着却泛着白,从它的边缘不停的渗出血水,止了血,便是极其深的一道沟,令人发颤的肉粉色。杨清燕小心翼翼的包扎,眼泪水却不小心溅到男人伤口边。见他昏迷中吃痛的皱了下眉,杨清燕急忙抹干眼,撒上金疮药,用白布一层一层包好了。


? ? ? ?又煎了药,喂给男人喝下,她便坐在床沿上,盯着男人的脸发呆。男人就算是发烧、噩梦也是沉默着的,只是皱着眉头,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好像……好像一不留神,就不会再醒过来了。杨清燕被自己的想法吓的心一窒,握住了男人因为发热而滚烫的手,小声的喊了声‘阿忠’。


? ? ?男人听到了,他想要告诉她他没事,而他也做到了。费力的睁开了眼,瞧见了因为惊讶而睁大发红的眼睛的兔子般的女子,他想勾勾嘴角笑笑她,却无奈没有力气,只能尽全力的捏一捏手心里冰冷的小手,然后眼一黑,抵不住倦意又昏睡过去了。杨清燕感受着男人手心的温度,先是震惊,再是欣喜,之后便是止不住的感动和心疼。


? ? ? 到最后,她蜷起身子靠在床沿轻声啜泣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等到男人恢复知觉,睁开眼,先是看到床顶简单大方的木雕,再是手臂旁头发乱糟糟的脑袋。脑袋的主人只穿了一条极薄的里衫,柔软的身子几乎贴在他的身上,草绿色的薄被盖在他们身上。


? ? ?男人从未觉得自己的心如此的宁静过。又过了一会儿,熟睡的人慢慢醒了,然后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对上了一双温暖的眸子。“阿忠!”她惊呼,猛地坐起身,确定男人醒了之后,紧紧抱住了男人。“醒了?头还痛吗?饿不饿?”男人依旧沉默,许久后才摇摇头。“我去熬碗粥,你再躺一会儿。”


? ? ? 说完,便急匆匆的跑去了厨房。男人这才坐起身环顾了他所在的屋子,不过是一张桌子几把凳子一个柜子,桌上多了面有些磨损的小铜镜罢了,不能再简单的装饰。他拿过一旁的褐色的外衣穿上。他原先穿着的衣物已经被脱下,身上只换了一条白色的内衫。


? ? 那褐色的外衣大约是杨清燕这几天刚缝好的,颜色还很新。受伤的地方已经被敷了草药包扎好了,还有些轻微的刺痛感。男人走出房间,靠在门栏上隔着一个鸡棚看着在厨房忙活的女子。他是不敢下山的,说来可笑,一个在深山里活了十多年的男人,是连猛兽都不怕的,却惧怕下山。


? ? ?他本是想着一辈子都不会到山下来的,却还是忍不住了。他害怕,害怕他心中的人再也不会上山来看他了。想到这,他垂下眼眸……他等了七日,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在山中等了七日,却终于熬不下去了。他想看到她。这种思念完全盖过了对于下山的恐惧。原先挤破头脑的疼痛和不受控制的恐惧在见到她的一瞬间似乎全躲起来了。


? ? ? 男人微微扬起嘴角,见另一边的人儿快回来了,便转身回到桌子边坐好。杨清燕急匆匆的端着热粥回来,见男人已经穿好衣裳坐在了凳子上便着急道:“你不是还发着烧吗?怎么不躺下?”男人看着她摇摇头。杨清燕想了会儿,便重新又拿了一条粉色的薄衣给男人披上。


? ? ? 男人块头很大,坐在小小的凳子上就显得更加高大了。而现在却给他披上一条女子穿的粉色的外衣,显得很喜感。杨清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后见男人一直认真的盯着她看,盯着盯着,她便红了耳垂,不好意思的坐到了旁边,替男人盛了一碗粥放在他面前。忽的又想到男人手臂受了伤,便又拿过碗勺喂给男人吃。


? ? ? ?往往是递过去一勺粥,男人先是盯着她看好长时间,再低头一口吃掉。才喂了半勺粥,杨清燕的耳朵已经是整个红透了。“你..你这些天..在做什么?”杨清燕问道。她正准备着自己接下去,却突然听到一句极为沙哑的声音。“…等你。”哐当一声,捏在手里的瓷勺在地上摔成几瓣,杨清燕瞪大眼惊讶的看向男人。她刚似乎是没有听错,阿忠…阿忠…他会说话?男人觉得现在面前的人傻傻的样子也很漂亮,便奖励似的柔了柔眼神,轻声道:“清燕……”下一秒,他便被扑了个满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