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坦白-深山野夫 什么软件有能提现的新人红包领

深山野夫

第十三章 坦白

c2017-2-6 22:22:48Ctrl+D 收藏本站

????>男人的伤好的很快,三天的工夫便已经无恙了。两人也准备在这里定居下来了。这天,男人入山打猎。杨清燕坐在屋里发呆。想着两人竟连个婚都没成,便一下子把该做的都做了,脸上火烫。也思摸着早该拜堂了。等晚上男人回来,杨清燕红着脸谈了谈她的打算,男人只木着脸没表示,在他看来,成不成婚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能跟面前这人在一起便是好的。杨清燕见男人只盯着她看,半字不说,有些羞恼的锤了他肩膀一下。好似从头至尾就她一人在傻兮兮的安排梦想一样,另外一个当事人竟没有半点这样的念头。只是只锤了一下,那拳头便被男人握在了手心里,一带力,拳头的主人便扑在男人怀里。男人低头咬住她的下唇,灵活的舌头抵开微颤的牙齿,寻着怀中人儿柔软的舌头缠绵…………思量了许久,杨清燕还是背着竹篓装了两只兔子和些鸡蛋去了村里。成婚虽是大事,但对于她而言,以前是如何也不敢想的,都经历了那件事之后……她苦笑叹气。站定在熟悉的宅子前。明明是熟悉到不行的瓦块、墙垣、台阶,却过了大半年,渐渐开始陌生了。在她惊叹时间的作用时,又有些侥幸的想,是不是过了那么长时间,父亲也已经开始原谅她了?呆呆站立了许久,杨清燕还是敲响了门,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意料之中的看到小妹惊讶的脸。“爹……”到了大厅,见杨国庆冷着脸坐在椅子上,杨清燕有些忐忑的开口,“女儿快要成婚了……”话音刚落,杨国庆身边的二娘惊讶的喊道:“成婚?是谁家的小子?!”想到男人,杨清燕脸上露出羞涩的笑意:“是一直住在山上的,并非村里人。”二娘闻言,眼睛打量了杨清燕几眼,随机了然的说道:“他不知道你和孙云溪的那点事儿……”杨清燕怔了怔,没有说话,只低头看着自己的布鞋。小妹冷哼了声,抱臂斜眼看着大姐:“我劝你还是坦白的比较好,别到了成婚之后给他知道了,到时候看你往哪儿哭去……”“喜燕!”杨国庆冷声呵斥,小妹不满的住了嘴。杨国庆见自己的大女儿白着脸站在那儿,叹了口气,说道:“知道了,我们会去的。”“爹爹!!”小妹不满的叫出了声,却在杨国庆严厉的眼神中没了下文,只生气的跺跺脚,拉着二娘出了大厅。杨清燕险些哭出了声,抬头看向杨国忠依旧严肃的脸,哽咽道:“爹……谢谢你……”杨国忠叹了口气,没说什么。然后杨清燕给了他一张简单的请柬,标明了日期地点,和双方姓名。杨国忠看到‘杨忠’二字时,只挑挑眉,没有说话。之后杨清燕留下了竹篓子,又对着杨国庆道了谢才回去。而等到她到了那个偏僻的竹屋的时候,男人早就在房间里等她了。见她红着眼回来,心底一抽,起身,伸臂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杨清燕将额头抵在男人坚硬的胸膛,贪恋着这温暖,而转眼又想到小妹说的那番话——‘我劝你还是坦白的比较好,别到了成婚之后给他知道了,到时候看你往哪儿哭去……’。杨清燕在男人的怀里抬起头,见他漆黑的眼睛正认真的看着她,有些挣扎的移开了视线,说道:“阿忠,我有话要对你说。”然后在男人的注视下,杨清燕疙疙瘩瘩的叙述了她和孙云溪的孽缘。结束后,房间内安静的可以听见绣花针掉落的声音,许久没有任何声响。她立刻苍白了脸,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干干净净的,阿忠又何况不是如此?他一定对此事十分介意的吧!想到这,杨清燕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她离开男人的怀抱,闭着眼不敢看沉默的男人,有些绝望的喃喃道:“你必定是嫌弃我了对不对?”依旧是许久的沉寂。杨清燕浑身上下都像是泡在了冰里,冰冷无力。她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应该一直瞒下去,及时最后的最后男人会知晓,也可以让她再多一天的温存。男人沉默的看着面前颤抖着人儿,泪水从闭着的眼睛中不断的涌出来,连成一小片河流。从面前的人儿流泪的一瞬间,他就想低头细细亲吻她泛红的眼角,颤抖的双唇。他有些庆幸孙云溪的愚蠢,能让他一介野夫遇上这么一个美妙的人儿。他怎么可能嫌弃她?他应该抱紧她,安慰她,而不是沉默的不说话,让她乱想。可他控制不住。他喜欢笑着的她,怒着的她,喜欢她红着脸嗔视他,娇喘着在她身下的样子,而现在这样红着眼眶,梨花带雨的样子,他也抗拒不了。想……想多看看她哭的样子。杨清燕面对着许久的沉默,心痛难耐,却抽噎道:“最后……最后再和我拥抱一次……”或许她的阿忠并不是她的阿忠,或许适合更好的女子来配他,而不是一个过去不干不净的杨清燕!可最后,她想要的拥抱没有等来,等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细吻。

评论列表: